作著:Iris

上集 –  兩性專欄 ‖ RELATIONSHIP ‖ 愛情自修室 ‖ 有一種愛情是等待 -上

要做下毀婚這樣的決定

換做是妳

會像莎拉如此的勇敢嗎?

要承受著許多人的詢問

卻其實又與他們不相干

排山倒海的壓力不需言喩⋯

 

如此倔強、有著自己想法的莎拉

當下思考了許久該怎麼安慰她呢?

最後撥了通電話

這才聽到她崩潰放聲大哭的說

準備婚禮這段期間已經端倪出未來會發生的婆媳問題

對方的媽媽總是視若無睹她的存在

婚禮細節不斷被她更改

無論在哪裡一直對著兒子喊寶貝

讓莎拉的心裡不舒服到了極致

經過多次與未婚夫溝通仍然找不到適當方法解決

最後

仔細思考後無法委屈自己成全這般不平等的婚姻

毅然決然讓這段緣分隨之而去

幸好家人支持她的決定

遠在電話那端的我知道她對愛情、婚姻的失落⋯

原來

婚姻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

時隔幾年

與共識的資深同事聊著彼此

對結婚的看法、組織家庭的模式相當合拍

而對婚姻的渴望

在交往後決定一起努力未來!

兩年前莎拉結婚了

他是個對工作負責、對父母孝順、具有經濟能力的男生

過不久他們有了可愛的娃兒

看似平凡且美好的生活

 

在聚會中她嘆了口氣說⋯

比起自己經濟能力高的丈夫不願意付出更多的費用

且還質疑著兩萬元的家用花去哪了?

比起自己經濟能力高的丈夫

不願意對她的父母盡點孝心⋯

即使平常孩子是她的父母在照顧!

在東方國家重男輕女更是在這裡表露無遺

爺爺奶奶僅探視孫女兩三次⋯

甚至不太肯抱自己可愛的孫女⋯

而丈夫無法負擔也不願意正視

原生家庭在婚姻反映出的問題

所有事情接踵而來顯示彼此價值觀懸殊落差

他最終選擇逃避、消失長達三個月⋯

可想而知莎拉面對生活壓力是多麼巨大

為母則強是女人的天性

卸下母職以及工作女強人身分後依舊只是個平凡女人

晚上陪著女兒時總忍不住流淚

為什麼自己選擇的愛情

總是讓自己受苦、需要自己付出如此多呢?

面對丈夫消極的態度更是讓自己情緒低落不穩定

百般掙扎是否需要尋求心理諮商師的協助

還是難逃深夜裡當所有回憶和情緒席捲而來⋯

眼淚裡留著對丈夫的無奈、對自己的不肯定、

對家人的愧疚、對未來的不確定性

 

經過好一陣子眼淚洗禮後

與家人商討要向丈夫提出離婚協議

決定結束這段不健康的婚姻關係

始終避不見面的丈夫一收到法院通知書後

這才慌張緊張的出現

一昧地說著自己原生家庭的種種

不得不才消失匿跡如果是妳,又怎麼想呢?

他無視妻子對這段婚姻的失望

他無視女兒對父親的初生需要

他無視自己對婚姻的責任

他無視自己選擇組成家庭的初衷

他僅在意即將失去

自己不曾好好努力、付出心力經營的一段關係

又會突顯出自己在家庭環節裡的失敗

從來在乎的不是彌補

而是人生裡又寫下失敗的一筆

經過幾次婚姻協調後

對莎拉來說多一日都是煎熬

要面對自己感情、婚姻的失敗

私下協談後丈夫在法庭上變卦的說詞回應

 

最終

他看到聲淚俱下的莎拉只渴望自由

他才認清楚在這新生家庭裡自己再也不需要存在

對於妻子失望不得不選擇終止關係

經過法官裁定後監護權歸莎拉擁有

我才看到她如釋重負的笑容

在婚姻中雖不完美

但是她多了如此甜蜜又可愛的負擔

 

一天在陪伴著娃兒閒聊時

我隨口提了Cooper還有跟妳聯繫嗎?

莎拉才露出微笑不語

像是女孩初戀般的害羞

我篤定地說他肯定從分手以來都等著妳!

頓時間眼睛睜大眼珠都快掉出來說

怎麼可能呢?

我才從一段失敗的婚姻中脫身

身邊又多了孩子

他怎麼可能如此想不開的在等我?

我已經不是很久以前的莎拉了

言語間難掩不安、猶疑卻又期待的感覺

 

 有一種愛情是他真的不會去計較妳的過去

有一種愛情他只想保護妳

有一種愛情是他不願意在別人身上尋找類似的妳

有一種愛情是他真的只要妳

即使過了這麼長時間

彼此相處的默契依舊不被改變

他對妳的愛還有崇拜 

 

莎拉聽了直點頭

願意鼓勵自己去相信也許還有愛情在未來等著她

我說

過了十年,當妳轉身之後他就在身後等著妳

如此堅定的態度錯過了這個十年就不會再有下一個了

他不怕妳因為脆弱可能遭受拒絕,執著的等著妳

在妳有一天需要他的時候

 

我羨慕你們的愛情

也被你們的愛情感動

這世界上真的有種愛情叫做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