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著:處男殺手

 

「以後不會再見了吧?」

吞雲吐霧間,我吐出這段話。

抽著事後菸的不是刻板印象的男人,而是那個主導這一切的我。

他是一個來自瑞典的男孩。在翻雲覆雨的呼吸起伏間,他趴在身上跟我說,用哀怨的小狗狗眼睛看著我說,真的很愛我。

 

「我們沒可能。」看著年紀還小的他,我毫無感情的,就像只是吃飽了一頓飯,心滿意足的只想停留在自己的思緒裡。

我們的相識在旅途中,他是一位飯店的櫃檯,看起來是紅牌那種,很多婆媽都搶著跟他合照。

我沒什麼耐心,但第一眼對他帶了個禮貌又甜美的微笑(至少對他來說應該是足夠甜美擄獲他的心,他說一見鍾情的嘛)

 

他告訴我自己下班後會設計一些包款服飾擺攤賣,科班設計出身的我有點興趣,每天他會帶點給我看。其實挺老氣的,但一個人在國外嘛,就看看聊聊。

一整天到處閒晃,他介紹了很多當地美食給我,最後我們進了旅館。我說逛一天了,我累。在床上趴著就睡著了。

隱約之間,聽到他跟我說幫我按摩緩解腿痠,我輕哼一聲也沒拒絕。小孩子才做選擇,眼前的鮮肉小菜自動上來,那順其自然就是王道。

 

一雙大手逐漸游移往上,從小腿到大腿,再慢慢的往內側,指尖時不時的觸碰到輕柔的花核。

敏感的我忍不住扭動了一下身體,他見我沒抵抗,慢慢的手指間加強了力道,花核禁不起指腹的蹂躪,慢慢的泌出汁液來,身體也開始不自然的扭動,感覺到後面的熱氣越來越亢奮,也有著一柱堅挺在後面蓄勢待發。

先感覺到自己的短褲從側面被扯開,粗糙的手指開始撫摸我的花瓣,柔嫩的肌膚禁不起觸感的誘惑,開始翹起臀部暗示自己我還需要更多。

一開始他還有些訝異,帶點受寵若驚,漸漸的也開始大膽起來:手指開始按壓核心,分泌出更多甜美,我也開始嬌瞋起來,突然之間一隻手指直接滑入,我驚叫來不及反應,手指的粗度也能讓人如此興奮!

 

在手指來回抽插之間,氣氛越來越火熱,不知何時褲子已經被脫到腳踝,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瑞典男孩已經提槍上陣,熱燙的肉棒直搗入芯:「看不出來這個奶油男孩居然這麽巨大!」

又長又粗的體積不是我馬上可以承受的,腿軟之間雙手開始往後意欲阻擋他猛烈的入侵。

孰料,他將雙手反綁在我背後,持續猛烈的攻擊,每一次都深入直觸肉壁,我的臀部忍不住前後擺動,喉頭發出痛苦但又不願停止的海浪聲。

幾番回合與抽動,汗水夾雜一點眼淚,在衝刺的那0.1秒裡,我們各自達到了永恆。

他說他愛上了我,希望我常常回來。我說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段目的在哪,何時會回來?

自由的、不被束縛的靈魂再度啟程,前往未知的遠方。